扁桃体

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2

2006年,杨永信创办了临沂网戒中心,自此他成为了全国戒网瘾专家。
无数的家长慕名而来,因为他们听说再调皮再不听话的孩子,只要进了这里,出来就会变得顺从又听话。
对于家长来说,这简直是天大的好事,不用自己管教,花点钱就能让孩子听话,戒掉“坏毛病”,何乐而不为?
于是,无数的孩子,要么被骗来,要么被绑来,送到了杨永信手下“改造”。
而著名的十三号室,就是这些孩子噩梦开始的地方。
电击有多疼?
他们说,像有人拿着锤子不停地锤击你的太阳穴,像“无数根针从脑袋里往外扎”, “像有人拿利器一直想把你的手插烂”。
总之,就是无法呼吸,是痛不欲生,是想一死了之的感觉,而这种感觉旁人根本无法体会。
这样的电击,几乎充斥着他们为期四个半月的治疗,成为了疗程里最主要的一环。
被电击的理由太多了
只要稍有不从,就会送进去接受电击;今天笑了,两个人交头接耳了,同样也会被送进去电击。
这里有一套相互举报揭发的制度,杨永信提倡如此,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什么人,学员都可以揭发彼此,家长也可以揭发自己的孩子。
比如说了一些消极的话,做了一个不恰当的表情,比如你怀疑他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,没错,仅仅是怀疑,就可以成为举报的理由。
而最令孩子痛心的是,举报他们最多的,往往是他们的家长。
一次,小林和学员在吃西瓜,他爸爸走过来说也想吃,小林回了一句:“你想吃可以自己拿”。
因为这一句话,他被自己的父亲举报了,原因是父亲认为他不尊重自己,于是小林被拖去了十三号室电击。

电击往往根据犯错程度而分为好几个等级。
像小林这样的,往往就是一般的电击治疗,只上一台机器;再严重一点的,就上两台机器。
而犯了像逃跑、自杀这样的“大错误”,就会同时上四台机器。
“每台仪器连接两根针,分别扎在学员太阳穴两边、额头、下巴,以及双手的大拇指手心肉垫处和中指靠近指甲缝的指尖处。”
这时候,都是杨永信亲自来治疗,这被学员们称为“杨叔专场”。
曾经有个姑娘试图自杀失败,从医院回来后被直接送进了十三号室,现场的学员是这么回忆的:
杨永信来到现场,脸色铁青,把她拉到自己的办公室里,又从电击室里拿出了器械。
“拿安全带绑上。她还骂呢,杨永信我操你妈什么的,骂。杨永信也没反应,电电电,她骂,电,没加口衔,加了她就骂不了了,她就一直骂,他就一直电,电到最后没有声音了,2小时。”
寻死,是大部分学员的脑海中经常会浮现的想法,但他们不敢,因为他们知道这么做的后果。
于是,学会如何避免被电击,成为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最主要的想法。
他们慢慢摸清了规则,掌握了规则,适应了这里的生活,只要不被电击,就挺好的。
他们互相举报,他们顺从听话,他们哭着感谢父母,跪下感激杨叔。
就连每次电击完被要求说的那句“谢谢杨叔,杨叔辛苦了”,也似乎开始变得真实。
柴静采访其中一个女学员,问她你能接受这样的方式吗?她说,我能接受,疼痛可以让我清醒。
柴静又问她,你是真的清醒了还是因为害怕而服从。她说,真的清醒了。柴静凝视着她,问道:“真的吗?”
这个时候,泪水突然从女孩的眼睛里涌了出来,她回答:真的。柴静问她为什么哭了,她又平静地回答,我没有。
柴静说你流眼泪了,她说我想留在这里。话还没说完,泪水却再一次划过了她的脸庞。
这个时候,他们已经不是自己。

对于父母而言呢?
见到孩子从未有过的屈服和顺从,见到孩子对自己的尊敬和感恩,他们再一次相信了杨永信的奇迹。
在柴静的采访里,她问这些父母,为什么会把孩子送进来呢?他们说,自己逼不得已,有这样的孩子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柴静又问,即使这个治疗里有暴力,你们也可以接受吗?他们说,可以接受,通过暴力就可以救孩子一命。
柴静指出,在这个治疗中心里,电击是最核心的一个环节。
他们说,我们不认同,电击是最小的一个环节,最主要的环节是心理大课堂。
这也是为什么,在这里的孩子变得不再信任任何人,就连自己的父母,也成为了随时让自己陷入危险的一员。
父母们根本不清楚“电击”对孩子来说,究竟是一种何等痛苦和恐怖的存在,甚至还有家长主动要求杨永信对自己的孩子施行“专场治疗”。
他们只看到了孩子的顽劣和不堪,只看到了孩子的哭泣和懦弱,却看不懂他们背后的无助和绝望。
他们把孩子送进来的原因很多,因为他们爱打游戏、同性恋、晚婚、自卑自闭、自慰频繁,甚至还有高考志愿违背了父母意愿的。
家长是多么无奈啊,孩子是多么卑劣啊,但为什么原因永远只出在孩子身上?
柴静最后在大讲堂上问了在座家长几个问题:
曾经对孩子使用过暴力,因为自己太忙而不顾及孩子的,常用言语刺伤过孩子的,不懂得怎么跟孩子沟通的,认为孩子属于自己,可以随意支配的,请举手。
每个问题后,在场的父母几乎都举了手。
接着,柴静又反问了孩子几个问题:
在你们以往的想法当中,是否认为父母不爱你们,认为自己在家庭中很孤独,认为父母太忙而不顾及自己,曾经遭受过家庭暴力,以及非常想跟父母沟通,非常想要爱的。
而孩子的回答,也同样是密密麻麻举起的双手。
这些手,是杀死每个孩子的凶手。

评论

热度(36)